養母讓養女婿幫她還5萬欠債,一年後養女婿還清,收穫驚喜

2019-01-26     曹強育     反饋

趙永光沒有預料到自己還有這種奇遇,一時之間不禁愣於原地許久都沒有動彈。過了一盞茶的時間,他才逐漸恢復了意識。說到他的心緒,非常複雜,驚喜與欣慰充斥著他的心頭,他覺得命運待他究意還是寬容的。

他的妻子文榆榆來自於一個單親家庭,而且這個家庭還與一般的家庭不太一樣,她母親是養母。當年她養母周秀敏跟養父結婚後一直多年未孕,據醫院方面給出的結論是是養母身體某些方面的願因導致的。她養父很愛養母,不願意聽從自己家人的意見與妻子離婚,就收養了小文。

本來一家人過著幸福而又平淡的生活,妻子小文自己也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她從小到大都由父母盡心竭力地撫養著。他們只是一對普通的夫妻,可節衣縮食都要滿足女兒各方面的需求。

她快樂無憂地長大,要是養父能再多活幾年的話,也許直到現在她依然可以任意在自己父母跟前撒嬌耍著小脾氣,可惜的是,老人在小文高中畢業那年,患了病不幸離開了。

臨終之前,養父拉著小文的手,老淚縱橫地告訴她自己真正身世是收養而非親生。當時她不敢相信,呆呆地看著行將就木的養父半晌都沒說話。醫院裡面四周全是蒼白的顏色,她的臉頰也迅速失去了血色,扭頭看向養母之時,老人垂下了眼帘,沒有與她的眼神相接,她知道這代表了默認。

從那一刻起,她的世界悄然地發生了一些變化。當知道了自己的親生父母另有他人之後,小文對於養大她的這個家產生了一些叛逆心理。她那時候最迫切想了解的就是自己的親生父母究竟是什麼人,自己是如何來到這個家庭裡面的。

可根據周秀敏的說法是她也不知道,當時是養父手下一個工人回自己老家在一棵大榆樹下面撿的,聽說那是一個青天,榆樹梢頭掛滿了榆錢兒。工人聽說了養父一直以來想要收養一個孩子,就這麼帶過來了。她的身上沒有任何可以證明自己家鄉爹娘的東西,就以那棵榆樹為名,起名叫榆榆,就當是紀念她的家鄉與出處了。

對於一個18歲的少女,突然知道了自己這樣一種身世,心理始終無法一下子就適應,她對於親生家庭與父母有著無數的猜想,成天沉浸於這些幻想當中無法自拔,對於撫養她長大的養母反而沒有了以往的親近與依賴,變得非常冷漠與疏離。

原來她準備考大學就填本地的院校,不想離開家鄉與父母,可後來她卻填了清一水的外地大學,為的就是不想呆在這個讓她突然感到尷尬與陌生的家庭之中,在大學之中碰到了趙永光,將所有的委屈與對某些感情的缺口全都寄於了小趙一個人身上,兩人感情相當好,正可謂山盟海誓、蜜裡調油。

兩人一畢業就結婚了。小文的養母為了讓女兒記住這個養大她的家庭,傾其所有為她準備了10萬陪嫁,還為她買了一部車。小趙雖說家境一般,可也是個重情重義的年輕人,他聽了妻子說了自己的身世之後跟她講,親娘不及養娘大,為了一對只生下她就拋棄的父母放棄養棄了自己二十幾年的養母是一種本末倒置的行為,聽了自己丈夫的一番話之後,平時行事有些軸的小文還是不肯重新親近自己的養母。

而小趙這個人性格比較溫和,他對自己的妻子很好,對養母也非常孝順,周秀敏感激女婿豁達明禮,雖說沒能為她跟女兒彌補裂痕,可也一直拿他當親兒子看待。

文榆榆自從結婚了之後就沒上班,等於一畢業就失業了,光靠丈夫養著。

她也許是始終放不下對自己親生父母的執念吧,又或者精神上空虛,平時總是經常逛街買東西,以此來填補自己心靈上的缺口,小趙也不是什麼大款,經不起她如此這般地大手大腳,後來兩人的爭吵越來越多,最終在小文透支刷了5萬欠債之後兩人大吵一架,將個家砸得跟廢墟一般,小趙看著這個歇斯底里的女人覺得她不可理喻,兩人便離了婚。

離婚了文榆榆也不肯回自己娘家跟養母一起住,而是自己用小趙給她的贍養費在外面租了套小房子住著,成年累月在外面打點短工養活自己,長年累月也不回去看自己的養母一眼。

在她的心目當中,當她養父告訴她自己是領養的之後,周秀敏便再也不是自己的母親了。過了兩年多之後,周秀敏的身體越來越差,文榆榆還是不聞不問,只有家在外地的前女婿趙永光看老人可憐還是會不時來照顧一下。

老人快不行了之時,趙永光跑去罵了自己的前妻一頓,說從小到大沒看過像她這麼不開竅的榆木疙瘩,自己的親生父母不要她也從來沒有來尋找過她,如今辛苦養大她的養母就要不行了,她還如此心狠,算他自己瞎了眼。文榆榆從那之後才從偶爾去看看。

養母臨終前,給了自己養女一張存摺,上面只有100元,文榆榆看了一眼之後悽然地走了。

等她走之後,老人流著淚跟趙永光說:「小趙,榆榆欠的5萬我向一位閨蜜借了還給了人家。這5萬她現在這個樣子肯定還不上,你多少記得幫我定時歸還,不要讓它在我去世之後成了一筆壞帳。」小趙點了頭。

辛苦存了一年錢之後,小趙湊齊了5萬塊,依著前岳母留下的電話與聯繫地址找到了岳母的這個閨蜜上門去還錢,閨蜜看著他感動地笑了。

不但沒要還給了一把鑰匙跟一本房產證。原來這把鑰匙與房產證都是當年養母家陪嫁的一個門面的相關物什。周秀敏老人知道女婿還愛著女兒,希望女婿跟女兒復婚,才設下了這樣一出苦肉計。

那5萬元她早就還清了,之所以對女婿這樣說,就是為了考驗他。假如等她走了之後趙永光還願意替女兒還錢就代表他還在意文榆榆,那麼等他上門還欠款之時就讓閨蜜將門面給女婿,助他們復婚;假如沒還,等再過兩年後,就讓閨密拿給文榆榆做生活保證,畢竟她現在這個狀態,需要有保障。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高宏浩 • 720次觀看
高宏浩 • 1K次觀看
高宏浩 • 2K次觀看
高宏浩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930次觀看
楓葉飛 • 4K次觀看
楓葉飛 • 2K次觀看
楓葉飛 • 2K次觀看
楓葉飛 • 2K次觀看
楓葉飛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8K次觀看
楓葉飛 • 4K次觀看
武巧輝 • 26K次觀看
武巧輝 • 870次觀看
武巧輝 • 1K次觀看
武巧輝 • 1K次觀看
武巧輝 • 580次觀看
武巧輝 • 2K次觀看
武巧輝 • 1K次觀看
高宏浩 • 2K次觀看